十八年浑浑噩噩地混了过去。
17 岁的那年,充斥着幻梦,棱角和失望。

「你已经是个大人了,要明白所有事情都不是闹着玩的了。」
也许那个曾经叛逆的少年正在逐渐学会放弃,但我好怀念那个到处写满 “Never say die” ,跌跌撞撞但又勇往直前的小孩子。

想来,在另一个时间线里,我现在应该在秦皇岛,准备今天用 ACM 生涯里第一场比赛作为给自己的献礼。

哈哈。

Anyway, life still goes on.
Happy 18th birthday to myself.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清明时节,细雨纷纷。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不对,wxh、mcfx、yfz 都还在,再一次毫无悬念屠杀 uestc 校赛。

当然,我不在了。

一头天天喊着我名字当傻逼的李斯猪,一只菜到变形还自暴自弃的妹狗狗,——希望省选不是你们 OI 的终点。

还有 Yonda 和 €,有机会当然是最好的;再不济,也能感受一下 T1 选手的实力,明年再战也无妨。

不管怎么说,加油吧。

永远相信,汗水是不会骗人的。

Now the old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

那传说 忘却了我的寂寞
英雄名不堪得
何必较我混沌徒费口沫
这人间 毕竟我真正走过
一途平九百波 九千错
凌云渡成正果
但我 有九九八十一种不舍


Day -1

和 QWsin、wxh 还有一位绵阳小哥住在一间寝室里,还是比较 Excited 的。

七中爷爷们还有南山爷爷们都在左右隔壁,栋栋也不远。

食堂好评。

晚上和 Menci、zyz、Qizy(ZYQN)、Sengxian 等等打炸弹小分队。我好菜啊.jpg

Day 0

上午开幕式,蜜汁校长讲话,“泥萌都是 CCF NOI 的孩子!”。dzd 先生骚话连篇。

Qizy 真牛逼,这么快就撩到 chrt 了。

下午笔试 AK,试机只有传统题,感觉药丸。

晚上心态不太好,开了一道 splay,一道 fft,一道树上前缀和,只能瞎写。最后 fft 没写。

NOI2003 文本编辑器 30min 1A,本来是好事,但是这是我 day1 惨挂的伏笔。

做了做 wxh 的毒瘤题。真毒。

去隔壁四中爷爷们那里 gay 了一会儿,嘿嘿嘿。

晚上睡不着,突然接到初中和高中好朋友的电话,被人惦记着的感觉真幸福。

Day 1

早饭不太舒服。

T1,造计算机?

T2,卧槽,字符集很小的字符串题,怕是药丸。

T3,九老师的 DP,好难。

于是怼 T1。先写了一发暴力,然后再找了好久规律,直到发现一位加一可以看做是一个 xor 和一个区间翻转。复杂度好像超了,想了一会儿发现可以在线段树上 dfs,对 32 位做暴力,然后再区间翻转复杂度就比较对了,算了算内存开得下。

时间已经过去 2h,不过我大概 20 min 就写完了,过了编译直接 1A。退役了想想,还是挺佩服自己在考场上的代码能力的,毕竟 200+ 行代码能够完美无缺地在 20 min 内写完,也可以说挺厉害的了吧。

把对拍写完,赛程过半,心有点慌。T2 因此看题不仔细,把 K 看做了一个 1e5 级别的数,然后怎么想都不行,把脑子里出现的 hash 正解给枪毙了。于是我只能先写 24 分暴力。

这个时候,我做出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决定。因为头天晚上 splay 很顺手,我居然没有继续认真看条件,特 么 在 考 场 上 准 备 用 L C T 维 护 链!

然后 1h 过去,写挂。

这个时候是真的慌了。看 T3,本来暴力挺好想的,愣是想了 40 min。

最后当然只能交交最简单的暴力了。


100 + 32 + 10,看成绩还不算太惨,rk 100 左右,还能翻。

wxh MLE,惨惨,不过还是比我高,这才是真正的大佬.jpg。

栋栋崩崩。QWsin 崩崩崩。


发了条说说,说 day2 AK 还能翻。

其实不用 AK 就能翻,不过我是傻子。

本来他们在打 deeeep.io,wxh 在栋栋的带领下开始打东方,毒瘤。

想打三国杀,结果大家都不打,我网页版三国杀也被盗号,找回真麻烦(10 月才找回成功)。

Day 1.5

早上忘记在干嘛了。

下午三国杀。

wxh:连营,AK,杀!

身份证掉了,去办了个临时的。

晚上不想写题,想着 Day 2 需要 AK 心态就比较崩。

Day 2

比 Day 1 有了更重的心理压力。

T1 是一道被我一眼看出来的 2-SAT,但我不会。

T2 是一道看起来像网络流的题。

T3 是防 AK (假)动态凸包。

因为不会 2-SAT,所以很慌,自己 YY 出来的 2-SAT 无法正常工作,骗分也没太有正常工作的可能。

有点崩。

T2,先写暴力网络流。

然后挂大样例,发现从第 29 天开始自己的输出就错了。

知道是建图挂了,但检查不出来。

心态崩了。

这时去把 T3 暴力写了,发现自己可能对向量排序不太熟练,希望有分。

调 T2。
调 T2。
调 T2。
看 T1,没啥好想到的。
调 T2。
调 T2。
调 T2。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我终于知道,我要退役了。

看见时间,每跳一次心凉一次。

写了个大家都看不见的 AFO。

游戏结束了。

哭得有点累。


55 + 40 + 20。

下午讲题时,因为分低,连题都听不完,就被叫出去填面试表。

身不由己。

之前的成绩还可以,所以拿到了 sjtu 一本。

尬笑拍了个照,尬笑和张老师握了个手,和进了队的凯爷以及让我潜入四中听课,愿意替我背锅的文老师尬打招呼。

啊,然后在一个少有人看见的地方哭了一会儿。

天真蓝。阳光挺刺眼的,不过过一会儿太阳就落山了。

没去和爸妈老师吃饭,丢脸。

QWsin 似乎比我惨,好像没有签到约。


下午晚上三国杀,吼了一声,只有我不是 THU,全场沉默。

这可是八人局啊。

Day 3

上午错过早饭,和 QWsin 去下象棋。

Qizy 在和 Chrt 下跳棋,哼。

下午拿了个惨白色的牌子,提前回去了。

机场办临时身份证真麻烦。

金中 yylidiw 爷爷告诉我我的图怎么挂了。哦,原来我的“优化”这么厉害。


就这么退役了啊。

day1 如果 T2 没挂,我就 Au 了呀。

或者,day2 我能写出一个 O(nm) 的 2-SAT,并且不“优化”建图,也行呀。

或者,我 day1 没挂,day2 哪怕写不出 2-SAT,只要写对网络流,就能进队啊。

或者,我 day1 被卡常,day2 不失误,也能进队啊。

……

哪有那么多如果,可笑。

wxh 挂了两天 T1,照样能够在 Au 线边上。

栋栋 day1 雪崩,day2 还不是能翻回来。

人家 yql 还不是 day2 翻回了集训队。

哪有那么多如果,实力不济才是最大原因;发挥失常才是常态。

毕竟靠着运气走到现在,也比大多数人好运了吧。

不过,我可能与 thu 无缘了啊。

在二月对自己实力高估后,现在与 pku 也无缘啦。

也罢,这些都不重要,至少还有大学上。退役才是真的不甘心。

该怪谁呢?

怪学校辣鸡,支持竞赛非常晚,比别人少 x >= 1 年学习时间,进队后没有队友?

不吧,人家 LCA 还不是一年集训队。

只能说自己努力不够吧,省选后因为各种原因太水了。

太水了。

没有再来一年的机会,为什么我还要水呢?

后悔,没用啊。你高二了,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你说 Never say die,也只能呐喊到游戏的最后一刻呀。现在,游戏结束了。

那就在这止步吧,永远不要再给自己留下这种尴尬的局面。

那一年我们望着星空
有那么多的灿烂的梦
以为快乐会永久
像不变星空陪着我